市场

闪电网络商业化前景仍不明朗,增值服务或成发展方向

single-image

“利润追求从来都是一把双刃剑。”

本月早些时候,在特拉维夫举行的比特币扩容大会(Scaling Bitcoin)上,闪电网络(Lightning Network)和闪电实验室(Lightning Labs)联合创始人塔吉·德里亚(Tadge Dryja)发表了以上观点。

然而,在一家与闪电网络同名的初创公司发布 LND 测试版 18 个月后,德里亚的观点并没有阻止近 12 家闪电网络相关公司走向商业化。

移动钱包初创企业 Breez 的首席执行官罗伊·谢恩菲尔德(Roy Sheinfeld)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谢恩菲尔德告诉 CoinDesk,这款移动应用程序自今年 6 月上线以来,已为 1.1 万名月活跃用户提供了 7,367 笔交易服务,总量为 4.23BTC(按今天的价格约合 3.5 万美元)。该应用程序直接整合了 Bitrefill 和 Moonpay,用户可以通过它来支付特定账单支付和购买加密货币。

此外,谢恩菲尔德表示,他计划扩展这家初创公司的业务,按照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 ISP)模式,将用户的通道连接服务作为闪电服务提供商(Lightning Service Provider, LSP)来运营。Breez 目前锁定了 10 BTC 来为用户管理闪电支付通道,而谢恩菲尔德希望鼓励更多的初创企业也这样做。

“我需要组建一个联盟,吸引更多的参与者,也带来更多的流动性。你可以选择一个提供商,也可以选择多个提供商,这样你就可以选择和谁进行连接,” 谢恩菲尔德本月早些时候在特拉维夫举行的 D&DD 会议上这样说道,并补充说:

“我认为,我们可以通过提供免费通道和更可靠、容量更大的增值服务来赚钱。”

一方面,像 Bottle Pay 这样专注闪电网络的支付初创企业仍在吸引着风险投资家的兴趣,闪电支付应用程序 Fold 也刚刚融到了 250 万美元资金,让比特币持有者有机会在塔吉特(Target)、梅西百货(Macy ‘s)和达美乐(Domino ‘s)等零售商使用加密货币进行支付。

但另一方面,商家仍在兑现法币,Fold 则代表用户处理闪电网络支付通道。随着使用量的增加,此类服务的经济效益到底如何还不是很清楚。毕竟,保持通道畅通需要锁定比特币。

因此,谢恩菲尔德在未来五年内是否有可能实现 “闪电经济” 的愿景,还不能下定论。

相互竞争的愿景

尽管目前一些业余的节点运营商通过路由费(routing fees)每月能赚到价值几美元的比特币,但闪电网络的联合创始人德里亚告诉 CoinDesk,即使采用率提高,提供这样的服务可能也不会成为一种盈利的商业模式。

德里亚去年停止了开源闪电项目的开发,因为他觉得目前由闪电实验室和 Blockstream 牵头的开发过程偏离了他对比特币扩容解决方案的愿景。

在他看来,仅仅几美分的小额支付无法以一种安全的方式进行扩容。然而,一些支持者认为,该网络可以做到这一点,而不是在比特币网络费用上涨时提供一种更便宜的方式来完成一些价值几美元的支付。

尽管存在技术上的分歧,闪电实验室的首席技术官奥洛鲁瓦·奥森托昆(Olaoluwa Osuntokun)告诉 CoinDesk,他设想了一种 “封闭的经济”,人们可以通过闪电网络支付和接收资金,尤其是像小时工资这样的支付。

Breez 的目标是说服其他初创公司也成为闪电服务提供商,而闪电实验室则专注于为比特币经济中的企业提供软件管理服务。

“我们是一家基础设施供应商,” 奥森托昆说道,“我们建立运行节点的工具和技术基础,探索在闪电网络上更有效地管理资金或代币的方法等。”

虽然闪电实验室也有自己的钱包,但奥森托昆表示,他将鼓励其他人分叉该开源软件,并专注于不同用例的钱包。他这样说道:

“在其他行业,像谷歌这样的公司致力于开源协议。我认为存在不同的钱包是件好事,因为也许有些钱包是为超级用户打造的,有些是专门用于给小费的。我们正在做一些用户测试,其他钱包也在这样做。”

用户期望

谈到用户测试时,德里亚表示,他担心开发人员过度专注于 “花里花哨的功能”,而没有将精力放在建立一个稳定的网络来满足用户需求。

“我完全理解。研究新的加密技术要比研究一些无聊的东西有趣得多,” 他说道,“但我担心闪电网络被过度吹捧,就像比特币一样。”

早在 2017 年,比特币社区就因如何对该网络进行扩容而争吵不休,因为一些用户希望比特币真正成为一种免费、即时的支付方式。

虽然比特币可以提供比传统支付服务商更便宜、更快的支付,但它仍然是一个真正的网络,需要进行真正的权衡。在加密货币热潮中,当交易活动激增时,费用增加,交易速度减慢。尽管一些应用程序现在支持微小费支付,但德里亚认为,如果不考虑安全性,单纯只宣传其潜在的容量是不现实的。

“我担心闪电网络会再次发生这种社交事件,” 他在谈到社区分裂和随后的比特币现金(BCH)分叉事件时说道,“这就是我离开闪电实验室的原因之一。”

要想让闪电服务提供商服务于科技行业之外的商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闪电网络发票一般在一个小时后到期,而且不会提供有关交易本身的简化信息作为税务记录,需要买卖双方进行协调。这意味着增值服务可能需要同时包括通道和发票管理。到目前为止,此类考虑通常都退到了次要位置,其已被提供具有双向流动性的稳定连接方面的考虑所取代了,这种连接本身就是一个挑战。

谢恩菲尔德表示,与此同时,Breez 正在为商家开发一种支持闪电网络的销售点设备。

“我在考虑未来,” 他说道,“闪电网络就像你的支票账户。我之所以把 Breez 中的按钮称为 “添加资金” 或 “删除资金”,是因为用户正在把资金从他们的支票账户转移到储蓄账户、硬件钱包或其他地方。是时候教育教育他们了。”

You may also like

post-image
加密货币

为什么是 NFT而不是 DeFi,将 Ethereum 带入主流?

你在网上几乎不能不读到关于 NFT 的信息。NFT 代表了稀缺数字艺术的可证明所有权,它们正在风靡全球。名人正在铸造他们自己的 NFT,朋友们在左右推销他们的项目,每天都有新的平台公布。我的一些朋友本来对加密技术毫无兴趣,现在却问我:” 嘿,你觉得 NFT 怎么样?” 他们...
post-image
市场

揭秘Coinbase的7段往事

周三,Coinbase在万众瞩目下如约登陆纳斯达克。 过去,Coinbase在安全和监管上一直保持谨慎态度,给人留下专业且保守的形象。然而,这种形象跟Coinbase早期的口号“run through brick walls(穿越阻碍)”相去甚远。 与今天的形象不同,Coinbase的早期运作充满...